走,徒步搭车去川西,爱心与体验同行

2012年8月22日,当时我和塔公草原康定之间的距离只有0.00公分,我和我的朋友共度此番旅程,人均花费500块钱,供君参考。

14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6902

获得46位读者赞

去过1城市,遍布1国家,2景点

微信扫一扫,好私藏,爱分享

分享此页至

复制成功,去粘贴吧

从川西回来已经三十五天了,那段时光就像做梦一样,渗透着山脉、距离、地域文化及种种印象,梦里、自己怎么也不想醒来。一些生活的琐碎和内心的慵懒使我不想整理照片和写东西 ,可,总归是要记录的,尤其是记录下当时说走就走的勇气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趁年轻,走吧2012年8月22日,几天前临时决定的川西搭车旅行开始了,我和一高中同学背着将近五十多斤的文具,从成都出发,坐车去雅安。就在去之前的几天,一个偶然的时刻,我重温了2011年度感动中国人物--胡忠、谢晓君夫妇在西康福利学校支教扎根的事迹,于是决定奔赴那个令人去了就不想走的地方。 到雅安的途中,我使劲翻看胡忠谢晓君的微博,得知600公里外的塔公草原当晚下起了雪,他们已经穿上了棉裤,这对于短袖加身的我们来说,无疑是一种挑战。细雨中,我们来到雅安,背着行李满大街满超市的找棉衣,最后在类似犀浦夜市的地摊上买了十分低价的棉衣。雅安虽是雨城,伞的普及率很高,但价格也不菲。当时雅安在下雨,朋友还在纠结买不买伞,我果断说不买了,我说不是随性行走么,大不了淋雨嘛。在雅安吃了两片饼干当午饭后,就搭出租来到国道318的路口--茶马古道了。 塔公草原只是最终的目的地,沿途的风景才是最重要的。来到茶马古道路口,我们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汉藏文的“康定”、“西康福利学校”的标志牌,贴在背包后面,一步一步的向着目的地靠近。走到一公里处的弯道加油站后,我们停下,我高举右手,伸出拇指(搭顺风车的意思),朋友举起“康定”字样的汉藏文标志牌,我们用虔诚的目光注视着过往的每一辆车、每一个司机。 有些事情如果现在不去做,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去做了。但如果你想做一件事情,全世界都会来帮助你 。大概过了20辆车的样子,迎面驶来一辆面包车,大概是看到了我们的牌子,然后停了下来,我们连忙凑上去询问,那是两个从稻城亚丁跑成都的客运司机,一个叫旺旺、一个叫阿财,豪爽淳朴的亚丁藏族汉子决定搭我们上车,我和朋友连连感谢。一路上,两个藏族同胞歌声不断,藏族人爱唱歌。从他们纯净嗓音中我发觉,藏区随便拉一个人出来唱歌都不逊色于阿甲(容中尔甲)。言谈中我发觉,藏族同胞的淳朴和厚重,是多么让人感动呀,他们对于生活的乐观,对爱情的看法,对民族文化的传承的观点是多么令人钦佩。在谈论中,我不时望望车窗外的雾霭茫茫,车也在崇山峻岭中穿梭。从天全县到二郎山的路况尤其不好,很多地方都是单向放行,不得不小心慢行,但风景开始美丽起来。雨还在下,以前在网上看到描述二郎山隧道两头不同天,这时还觉得这样的不同天气怕是看不到了。进入隧道,在昏黑的洞内行进,渐渐接近了出口。出洞来,还果然是不同的气象,虽不是晴空艳阳,却是一点雨滴也没有了。山峦全部被云雾笼罩,大气磅礴。 过了二郎山口,就是泸定境内了,道路下降、越过大渡河也就来到了泸定城边,远远望去,泸定被大渡河切成了两半,中间有很多索桥相连,实属壮观。 到了康定已经是晚上八点,我摇开车窗,刺骨的寒风向我袭来,睁不开眼睛,我默念了一句:让才从夏季到冬季的我们情何以堪。在康定老车站我们下了车,与两位藏族兄弟合了影,然后背着旅行包和他们道了别,还要16个小时才到亚丁的藏族同胞,祝你们一路顺风。 我们去了老车站对面的饭馆,吃了个便饭,一顿饭下肚,所有的寒冷都烟消云散了。我们沿着康定城区的滨河路寻找搭帐篷过夜的地方,找了1个多小时,终于在一家建行取款机的屋子里搭起了帐篷,正当我们打开睡袋准备钻进去的时候,玻璃屋外出现一个声音:“出来、这里不能搭帐篷”,朋友赶紧拉开帐篷链子,原来是一位警察叔叔。没办法,只得另找地方了,那时已经晚上11点了。我们又来到一个广场,这个广场有个角落,可以避雨,我们就在此搭了帐篷,正好有一家烧烤摊位正在旁边营业,摊主是一对四十多岁的夫妇,热情的藏族大叔操着一口别扭却尊重我们的口气过来问我们:“小伙子们,今晚就在这里睡觉么?有点冷的,要多穿衣服噢。”当时冲着这句话,我和朋友在他们摊位上点了20多块钱的烧烤,吃撑了。早就听说甘孜凉山这边的烧烤很好吃,这回终于吃到了,的确好吃,我不时对大叔伸出大拇指,他也报以“嘿嘿”的回应。大概12点半,我们就睡下了,我没敢脱衣服,因为那地方晚上的确是太冷了,后来幸好没脱,五六点的时候被冷醒了,不过还是继续睡到7点钟。起来蹲在街边,身披睡袋,一手拿着矿泉水瓶、一手拿着牙刷洗漱,过往的人群也越来越多,我们却无视他们,但很奇怪,也没有人停下来刻意看我们,我调侃似的对朋友说,我们貌似落魄得无人问津呀,朋友说,这是国道318上的一个驿站而已,搭帐篷的人很多,所以不足为奇。收拾好行李后,就近吃了顿早饭,沿着出城的方向顺便逛了下康定这个小城,小城的天气晴朗得刺眼,不一会儿太阳出来、我们不得不戴上墨镜和帽子前行,出城的路都是沿山盘道,我们心里盘算着先走路,城里是搭不到车的,这是常识。 终于踏上国道318康定到新都桥路段,这条无数人向往却盘旋上升的路段(海报由2843上升至4298)。这里可以看到很多骑车的,全是上坡,而且还有很多女生,真心佩服他们,当然还有自驾的、修路的,以及当地的人。我们边负重且艰难的爬着上坡路,边高举左手大拇指拦车。行走了两公里左右的距离,我有点累了,有种想躺下就不起来的冲动,我安慰似的对朋友说,大不了晚上睡帐篷,我就不信翻不了折多山、去不了新都桥。于是我们放下包裹,歇息起来。朋友在路边水泥围栏上写了一行字:“背着近50公斤的文具比开豪车去贫困区有价值”。其实当时我们无疑是失望的,不过现在细细回味,这也正是搭车的最大魅力,那便是随机性,早晨起来睁眼之后不知道晚上闭眼在什么地方,总是有新鲜、刺激跟挑战等着你,拦车、徒步、啃干粮这些都很好玩,只要一上路,都会觉得快乐。 人总是在最深的绝望里遇见最美丽的惊喜。没错,这是比较危险的地段,但也是风光很好、人情味十足、温暖的路段,就在我们绝望的时候,一对准备去塔公游玩的情侣停下了车,问我们去哪,我们说去塔公,他们让我们上了车。路上,我们聊了很多,他们说我们有勇气,我们说他们很有爱,开车的男孩二十三岁,是个藏族同胞,看得出来,他很欣赏骑行的人、一路上对着车窗外骑行的人们高喊着:“加油”,然后疾驶而过。山路继续蜿蜒,窗外瞬间变成白茫茫的一片,我拉开车窗,忍着严寒刺骨、拿出相机拍起雪景来。 随着蜿蜒的盘道,扭扭头就是截然不同、色差极大的两种画面,震撼至极。开始翻越折多山,天逐渐阴霾了起来,气温也急速下降。此行海拔最高的地点,山顶狂风呼号、气温很低、能见度也不好。我们在这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口停下车,我和朋友箭步冲出来,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,我终于登上属于高原的海拔了,我们终于站在了汉藏文化的交接点了。回头看看,朋友早就在雪地里摆着各种姿势示意我拍照了,我们就互相狂拍起来,最后我们放飞了寓意吉祥的四色龙达,就像是放飞着青春激昂的梦想一样,心情蓦地被洗礼了一番。由于气温急速下降,鞋子里都进水了,衣着单薄的我们不得不匆匆上了车。 在下折多山的路上,有两条路,一条通向飞机场、一条直逼新都桥,由于那对情侣出现高反,同时要去机场接人,不得不与我们分道扬镳,于是我们下了车。连名字都不记得的好心人,祝你们幸福可期。我们移动到岔路口边,拿出干粮啃起来,看着早已充满气的饼干(海拔太高,气压很低的原因、饼干袋内已经充气),我们都笑了,我索性四肢放平仰躺在地上,喘着粗气,陶醉于折多山口的景象。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到折多山顶真是有点喘不过气,不是高反,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我太激动跑太快了,山顶风很大呀,提醒一句,太瘦的妹纸一定要注意安全,小心被风吹走。 其实我们是幸运的,不一会儿来了一辆橘红色的奔奔,在我们面前停下来,下来一个年轻帅气的藏族哥们,把我们的行李捎上车顶,还帮我们固定好,我们连声谢谢。车里面还坐了两个人,一个是新都桥兵站的士兵,一个是当地的个体户,他们都很热情,车内虽然很挤,但是对我们来说,能坐上车,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。大概是太累了吧,那两位已经在打瞌睡了。随着路段下降,道路渐平。天空毫不吝啬的开始大晴,湛蓝的天空和漂浮的云朵仿佛触手可得。如果说早上看到的是偏灰色调和素雅,那么此刻老天向我们展现的完全是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。公路两边的天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种色调,左前方是一片晴朗,右后方还笼罩在早上那样的厚重云层中。绿水青山,天高云淡,牛儿,马儿在蓝天白云下悠闲的吃草,嬉戏。我们仿佛已经置身于世外桃源。 一路上都在寻求这种“在路上”的感觉,第一次出现如此旷野时,没想到这种感受无比的深,流浪的心阵阵涌起。 半个小时的车程到达新都桥,新都桥可谓是脏乱差。满大街都是灰尘,从里面出来的车多数看不到本色,可能是季节原因吧,新都桥的风景确实不如路途的风景来得漂亮。没做停留,与车主匆匆告别后就直接前往塔公草原。一路上看不到尘土飞扬,看不到垃圾在风中炫耀,我看到的是新鲜自然、牛羊成群、青稞满地,道路两边挺拔的胡杨让我迷恋,在风中飘动的小草绿得可爱。我们停下来歇息的时候,村庄里的小孩围上来了,我们把带来的铅笔分了一些给他们,给他们合影,小朋友们还是很懂礼貌的。这里的天空蓝得一尘不染,云彩也是各式各样。虽然太阳高照,但一点也不会觉得热,这里山风很大,气候干燥,于是遮阳帽,太阳镜和防晒霜成了必须品,我还戴了口罩,全副武装似的欣赏着两旁油画般的风景。 这趟旅行一路总是好运相伴。不久,一个面包车过来带了我们两公里。之后一辆货车驶来,停在我们跟前,这是我们搭的唯一一辆货车,坐在如此高的驾驶台里,隔着玻璃举着相机谋杀快门,这种感觉自然是无以言表的。无一例外,又是一位藏族汉子,天然的豪爽与淳朴总是深深的印在我心,他教我们说藏文,比如“太阳”翻译成藏语就是“尼玛”,等等;他还分给我们口香糖,咀嚼着口香糖我瞬间觉得头脑清醒了不少,看着道路两旁的原野,我才猛地发现,来高原除了带巧克力还应该少不了口香糖。我们就这样结伴到了塔公乡,下车时,我把一个海螺的钥匙挂件送给了他,愿他一路平安。 下午四点半,我们总算到了目的地塔公了,似乎情绪不再那么激动,难道沿途的风景耗尽了我们好奇的情绪么?正在纳闷时,朋友提醒我说,找不到西康福利学校就只有先去乡政府问问了。于是我们找到乡政府,政府工作人员带我们找到那里。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群人在往车上搬东西,原来他们在搬迁学校,和另外一所孤儿学校合并,在搬运现场我们找到了胡忠老师,他比电视上看起来老多了,常年艰辛的支教生活可想而知。热情的胡老师带我们进空荡的教室,然后让正在忙着搬东西的小姑娘给我们倒水、拿水果,我连忙拉住这个瘦弱的小姑娘说不用,我想她应该就是这里面的孩子吧,没等我反应过来,她就笑着对我讲:“叔叔,你们累了吧,给你们倒杯水吧”,我的眼眶竟瞬间迷离,鼻头一酸,孤儿学校的孩子是如此的懂事,原来我还是如此容易被感动,虽然没有见到其他孩子,但心里已经明了。我们觉得很不好意思打扰他们,朋友一边匆忙表明我们的来意,我则笨拙的掏出带给孩子们的文具。胡老师说我们运气好,要是晚来一天就见不到了,我心中暗喜,是呀,这一路来我们都是如此的幸运。与胡老师简单攀谈了几句、合影后就匆匆作别了。在灰尘肆掠的塔公街道上,我一直对自己说,我们还会见面的。 卸下文具后的我和朋友,轻松了不少,我们边走边拍照,突然就走到了海拔3780米的塔公草原。塔公草原的美是那种壮阔而粗犷的感觉,我看够了所谓的小清新,受够了商业化的景点和满街商铺林立的古镇,这里天然、不加修饰的草原让我的思绪顿时开阔。近百公斤黄金打造的塔公寺木雅金塔,一望无际的草原,草原上奔跑的马儿和穿着红衣的藏族孩子,一切的一切,让我顿时忘记了生活的烦恼,有一种失去了时间空间的感觉,只觉此刻身处另一个维度。为了晚上住宿安全,我们在草原上找到一家藏家乐,经过交涉,同意我们在他们家草坪院子里搭帐篷过夜,这家藏家乐的老板是个中年藏族妇女,很热情。六点半我们搭好了帐篷,就坐在帐篷内歇息,四周很安静,我望着远处的雅拉神山,想起那段很美妙的神话,据说雅拉雪山一年中只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可以看见全貌,而且其真容只给最善良的人展露,所以能看到雅拉雪山的人,都是善良人,而我坚信我们就是这善良的人。正当我思绪飘渺的时候,朋友已经在帐篷外和主人家的三个小孩子玩了起来,小孩子们很活泼,连藏狗都被他们的调皮所带领,不停的拉扯着我们的裤管,显示出它们的可爱。我们把剩下的几支铅笔全部给了孩子们,孩子们也十分懂事的给我们介绍起自己来。晚上的时候,我们在这家吃了牦牛肉,我是第一次吃活牦牛肉,以前吃过牦牛干,但活牦牛肉有牦牛干所代替不了的新鲜美味。第一次在这海拔3780米的高原露宿,新鲜又充满挑战,也正是这样的经历,才有了对生活的憧憬。晚上睡觉时起风了,外帐与内帐不是密封的,会透气进来,我不得不戴上帽子,穿上所有带来的衣服和裤子,捆上睡袋,把旅行包压在脚上,这样才勉强的过了一夜。第二天起来,发现一条藏狗和我睡在一块,只是我在帐篷内,它在帐篷外,出于感激,我给了它一些吃的。匆忙吃完干粮,然后去了塔公乡街道上的塔公寺,那是一座千年古寺,有一尊与大昭寺相同的释迦牟尼佛像。朋友是个典型的佛教徒,我在他的指导下学了进入庙堂的一些规矩,以及用藏式和汉式参拜活佛的礼节。也第一次亲自触碰那些巨大的转经筒,听经筒上面铃铛清脆的响声。转经筒的声音和铃铛的声响组成了藏区清晨一道奇妙的清音。 来之前本打算多玩些时间,路途遥远,不愿走马观花式的匆匆而过,而是慢慢把自己融入这世外桃源般的天地之间,这才是旅行的意义所在,但搭车旅行的魅力一直环绕着我,所有的漂泊和不确定性才是我内心想要的。于是我们踏上了回归的路途。 从塔公到新都桥,让我记忆尤新的是我们搭上了一架拖拉机,那是我小学时候才有的交通工具,我和朋友坐在后面的货斗里放肆地唱着汪峰的《飞得更高》,把开拖拉机的大叔都逗笑了,十多里的拖拉机旅途很短暂,但是我们真的很欢乐。下车后,我们又搭了一架面包车到了新都桥。接着搭了一架警察叔叔的车,然后搭了唯一一架由汉族同胞开的越野车到了则多山口,我们步行穿越则多山,遇见一群去西藏的骑行者,我们送给他们龙达,给他们加油打气。运气十足的我们在能见度极低的拐弯处,被一架公路局的车收留,达到康定城已经下午4点半了。没吃午饭的我们仍不觉疲惫,内心那种想挑战极限的冲动驱使着我们不愿在康定久留,于是就朝着出城的方向走去。我知道一定会有车停下,一定会有人接纳我们,因为我坚信我们是幸运的,果然,一架斯柯达把我们载到泸定。在泸定,我们找了家最便宜的旅店住下,洗了澡,换了衣服,去了泸定桥,也算是认真的休息了一番。 次日,我们踏上了回成都的路途,一架来自重庆的福特车、一对好心的父女,载着我们这些天所有的刺激、惊险、执着穿越大渡河,绕行石棉,飞奔雅西高速,经历七个小时回到成都。此次川西搭车旅行画上句号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生活,不是给别人看的 这次川西搭车旅行,全程共拦截82辆车,被拒58次,顺利搭上24辆车,途径雅安、天全、泸定、康定、折多山、新都桥、塔公草原,来回旅程共1059.9公里,最高海拔4298米,平均海拔3200米。 我喜欢旅行,旅行使我体验到一种综合人生,甚至认为误打误撞比精心设计来得快意。旅行往往会使我冲动,也很容易把自己的真实一面激发出来。在旅行中,我总会发现和平时不一样的自己,吃惊地觉得仿佛回到了无虑的童年。只有亲身体验,才知什么叫高纯度阳光、原始状态、湛蓝天空、山里人家;什么叫雪山蜿蜒,什么是真空里的乡民,什么叫贫穷落后;才知什么叫做高速堵车、山间坝子、辽阔草原、信马由缰、高原反应。 我有时在想,什么是旅行的意义,现在想来,它就应该像是春天的蒲公英,即使力气单薄、个头瘦小,哪怕是飘落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,也要去闯一闯未开垦的处女地。这样,才会知道世界不再只是一扇好看的玻璃房,才会看见眼前不再只是一堵堵心墙。 借用肖复兴的一句话:人的一生,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叫作无愧无悔的话,在我看来,就是你的童年有游戏的欢乐,你的青春有漂泊的经历,你的老年有难忘的回忆。 是呀,与其生活在既不胜利也不失败的黯淡阴郁的心情里,成为既不知欢乐也不知悲伤的懦夫的同类者,倒不如不惜失败,大胆地向目标挑战。 生活,不是给别人看的,而是自己去过的。 我觉得这个道理是最基本的。因为我们随时随地都会死去,请别忘记这个事实。我们总是活着活着,就以为自己不会死,就以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于是草率做决定,跟着大部队躺着享受。当你做任何决定前,请先记得“你注定会死”这个事实,然后勇敢地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吧!人生无观众,只关乎你一人。@楠木多多 2012年9月28日 于成都

发布时间:2015/4/16 17:50:42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楠木多多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楠木多多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楠木多多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楠木多多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楠木多多

TA的作品阅读总量 6902

获得46位读者赞

去过1城市,遍布1国家,2景点

©版权声明: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,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:“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楠木多多”;如果单独转载图片,请注明“图片来源楠木多多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。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楠木多多所有,若出现侵权纠纷,由本文原创作者楠木多多负责,与乐途旅游网无关。

分享此页至

14+1

您已经赞过了呦!

已钉到灵感墙!

5条评论

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?×
需要登录才能评论,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

0/140

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

看吧,世界正美,还要等你多久

MORE>>

提示
保存成功

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,不可以编辑或删除

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
来吧,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

MORE>>